庶平易近故事:从代课教员到小学门卫 老曹的教

2020-03-06  阅读次数:

  在重庆北碚朝阳小学,天世界学,都有一名门卫爷爷跟孩子们打召唤,提醒他们留心平安。这位门卫爷爷叫曹正凯,他10年前离开这里时还不是爷爷,而在那之前,他做了25年的代课教员。从代课教员到小学门卫,他不曾离开的是黉舍和孩子们。他说,只需他能每天和师长教师在一同,他的妄图就从未远去。

  梦的末尾 黉舍两次才“请来”的代课教员

  曹正凯又做梦了。梦里的他头发乌黑,精神抖擞地站在红庙小学的讲台上,拿起一支粉笔转身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写下几个字。他的逝世后,是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。

  

  1980年,曹正凯24岁,是虎头村一名通俗的村平易近,每天过着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的日子。

  虎头村位于重庆市璧山区、沙坪坝区、北碚区三区接壤处。因为三面环山,事先村平易近干事只能经过村里一条曲折的盘山土路抵达歇马镇。而红庙小学,是歇马镇虎头村唯一的小学。因为交通梗塞,位置偏远,红庙小学的教员愈来愈少。校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想起了自己曾经的“自得学生”曹正凯。校长找到曹正凯欲望他能去做一个代课教员,处理红庙小学的迫在眉睫。

  

  曹正凯事先正准备进花费队做管帐,没有多想便拒绝了。两年后,随着“下海潮”的到来,红庙小学又有一批教员离开了。黉舍没了教员,开课都成了后果。着急的校长再次找到了曹正凯,此次他没有立即拒绝。面对校长的束手无策,他缄默了。

  那天,吃过晚餐,曹正凯像平常一样对着账目,他的心坎却久久没法宁静。老校长的话反重复复在他耳边回响:“这是我们村里唯一的小学,你昔时不也是从这个黉舍出去的吗?村里的娃娃这么刻苦,却没有教员教,我不忍心你就忍心吗?”厚厚的帐本被翻开又被翻开,不知过了多久,杯子里的热茶都凉了。这个代课教员当照样不妥?“当!就这么决定了!我是红庙小学的师长教师,红庙小学培养了我。我应当报答黉舍。村里的孩子也不能没有教员。”曹正凯终究下定了决计。

  

  1982年,曹正凯站在了讲台上,有点主要,他不时回忆前一天反重复复演习的教案。曹正凯的“教员梦”就这么末尾了。因为师资力量严重缺少,曹正凯不能不把自己酿成一名“全能”教员,语文、数学、音乐、体育……谨小慎微地教了一批又一批的师长教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