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原创】偏执by Grand(亲父子年下)

2020-07-08  阅读次数:

  非小清新,非甜文,不温馨不甜蜜。

  各种强迫狗血,什么囚禁梗,慎入!

  “我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,怎么会不顾旁人相互喂饭,一起洗澡一起睡觉,甚至睡前相互亲吻额头,亲吻脸颊,还有你们两个对视的眼神……”陆文珊一时语塞,缓解了一会儿尴尬,试图将自己的音量降低了几分:“恕我直言,你们那样更像是情侣,而不是父子。”

  “姐姐,你误会了,他只是……”话未说完,陆文珊便打断了他。

  “亦扬,他已经十八岁了,你想让他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儿天天粘在你身边吗?你还记得你当初在艾瑶琳病床前答应过什么吗?”

  当记忆不停地浮现出大脑时,他不由得加快了油门。

  陆亦扬双手紧握方向盘,略带疲倦的双眼有些空洞地看着前方,薄唇微微紧闭,双眉紧锁,公路的路灯一盏一盏的亮光越过车内,充满倦怠的俊颜时而现,时而敛。

  他从未想过,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何不对,在旁人看来为什么会是那样,陆亦扬想不通。

  无论如何都想不通。

  将车停回车库时,陆亦扬甩了甩头,松了松领带,试图将那些沉重的事物抛之脑后,在家门前输入了密码后,大门随之自动轻轻打开,他推开门,家里一片黑暗,随之而来的想法便是。

  承绽。

  睡了?

  他抬起左手,看了看手表的时间,轻叹一口气,睡了也好。没有开灯,他疲倦地一路将领带扯下,一路往别墅二层的卧室走去。

  正当陆亦扬要伸手去触及那卧室门把时,忽然有一人按住了他的双肩,猛地一推将他禁锢在门旁的墙壁,那人双手将他的手腕扣至两边,双腿也被他夹得动弹不得,当陆亦扬在黑暗中看清了对方的时候,他惊愕地睁大了瞳孔:“承绽,你做什么?”陆文珊的话也随之冲上大脑,眼里多了几分惊诧。

  “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……”陆承绽逼近他的脸庞,温热的气息萦绕在二人口鼻间,语气中带着乞求,威胁,愤怒,黑暗中,那清澈的双眼逐渐清晰,眼中充满倦怠,失望,怒火,各种复杂的情绪让陆亦扬无法招架,此刻的陆承绽如同即将爆发的野兽。

  陆亦扬心中叹气,还是让他知道了。

  “你居然喝酒了?”陆亦扬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酒味,皱着眉宇,叱问道。

  “是你说的不会离开我,你为什么要那样做?你说你会好好照顾我的。”陆承绽没有理会他,继续任性地叙说着:“你为什么要答应爷爷,让姑姑把我带回加拿大?是不是我在这里妨碍了你和别人好?”

  陆亦扬没有说话,起初皱着的眉宇慢慢舒展,轻轻垂下了眼睑,撇过了脸颊,只有外边暗淡不已的街灯的微微映入,陆承绽看着陆亦扬的侧颜,看着他那微闭的薄唇动了动,却没有说话,陆亦扬没有直视他逼问的目光,看起来似乎默认了陆承绽的质问。